默。

白言飞

#存一个白言飞人物理解
#欢迎扩列探讨

★五期出道
★霸图的元素法师,账号卡罗塔
★称号炮塔,霸图第六人
★贴了原文

  ◎霸图第二位选手白言飞上阵。
    作为霸图选手,没点霸气是不行的。白言飞的元素法师真不应该叫罗塔,那完全就是一个炮塔。
    元素法师攻击距离不如枪炮师,但若论攻击范围,法术胜过了科技兵器。光暗火冰四系法术,罗塔这角色是专挑地图炮的学。冲到地图中间设见毁人不倦,转一圈地丢地图炮,将毁人不倦的身形话生生地炸了出来,再话生生地炸到死....
    罗塔的生命没有损失多少,兴欣却已经到了守关的包子,上场后包子的思路也显现了几下灵光,但终究还是没有完成一挑二的壮举,擂台战,霸图夺回了两分。

——强势的白言飞——
     从选文可以看成,白言飞身为元素法师,技能加点几乎全加在地图炮上,面对莫凡这样擅长逃遁周旋的选手,他可以大胆的作出一个判断,元素法师面对忍者,让对方近身即为大忌,所以白言飞开局毫不犹豫的冲进地图中央,没有犹豫过多时间,做出了利用地图炮拆地图的决定。中间稍有差池被对方近身就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但是白言飞没有,身为五期出道的选手,经验谈不上老道但绝对说的上是丰富,即便没有拿过冠军,却被霸图看中,可见其实力的强悍,面对秦牧云在擂台赛给霸图带来的优势,白言飞丝毫没有放过一丝,即使在包子入侵给他带来麻烦后,他也坚定的操作着罗塔完成了擂台赛的一挑二。
    胆大,心细,坚定,操作强悍,这是赛场上的白言飞。
 
    ◎而后是韩文清的大漠孤烟和白言飞的罗塔,在只剩两人的情况下尤自没有放弃,拼尽了全力,最终带走了轮回吴启的刺客残忍静默,最终一起倒下。

——不言放弃,坚持到底——
    在总决赛,轮回取得巨大优势,而队友一个接一个的倒下的时候,就算赛场上仅剩两人,但白言飞依旧不会轻言放弃,他只会更加拼尽全力,即便胜局已定,他也会坚持到最后一秒。
    他和韩文清拼尽全力带走轮回的刺客,残忍静默,可以看出他对冠军的渴望,是。白言飞也想拿到冠军,他的目标和霸图一样,那就是把冠军!带回来!所以直到最后一秒,也全力带走了轮回的刺客。就算再惨烈,再艰难,他也会坚定的迈向通往冠军的路。

  ◎“既然都没事,走了。”韩文清挥挥手,干脆利落的转身,霸图六人就这样昂首朝着比赛场下走去。现场忽然间就响起了掌声。比赛输了,粉丝们当然会失望。但是,战队的表现他们看在眼里,从始至终,他们没有看到战队软弱,没有看到战队放弃,他们一直在拼,他们一直在努力。他们的表现,配得上掌声。他们无需为失败感到惭愧。
    掌声越来越响,霸图的六位也挥手向现场的观众们示意,他们虽然输掉了比赛,但是他们不会倒下,无论心里背负着什么,都不会。

——一如既往,骄傲但不自大——
    总决赛霸图惜败轮回,但他们打的却足够漂亮,发挥即使算不上顶尖也决定是拼尽了全力。就算输了,他们也不会倒下,他们和下个赛季约好了,输掉比赛那就下个赛季再来,下个赛季没有就下下个,他们不会倒下,无论心里背负着什么。
     白言飞骨子里是有骄傲的,就算输了比赛他也是昂首下台,即使抱着遗憾离场,他也会把他的骄傲留在场上,昂首阔步,与这个赛季告别,向下个赛季招手,他只会越来越强。
 
  ◎霸图方面的调整则主要在位置的替换上,号称“炮塔”的元素法师选手白言飞今天首发出战,林敬言则被放到了第六人席位上。
    “双方的阵容都略有调整啊!但是主场作战的一方,策略一般都会更为清晰一些,霸图今天特意将白言飞放到了首发位置,李指导您觉得这当中有什么意味呢?”潘林说道。
    “白言飞,再加上张佳乐和秦牧云,这样一来霸图的首发中就有三位远程职业,白言飞的元素法师绰号‘炮塔’,在范围法术方面非常有心得,他配合张佳乐的百花缭乱,可以笼罩很大的攻击面积,我想今天霸图的选图,大概是偏向空间比较大的图。”

  ◎霸图战队就这样不紧不慢和轮回玩起了消耗,轮回几位你来我往的冲杀,根本无法动摇霸图阵势的根本。待到霸图第六人白言飞的元素法师罗塔到场,霸图阵容更显牢固。最终,轮回在百般无奈再无退路的情况下,发起了一波死亡冲锋,试图乱中求胜。但是最终还是霸图站稳了阵势,比赛最终的人头比分定格在了6比2。霸图战队大幅度逆转了擂台赛的失利,客场先下一城。

——主力第六人——
    白言飞在霸图一直作为第六人出场,很多人认为白言飞并不是霸图的主力队友,但我认为白言飞是霸图的主力第六人。先是主力,然后是第六人。
    白言飞在霸图有着固定的出场位置,证明其实力不弱,就算在联盟选手里面不算拔尖,但他在范围法术面前相当的有心得体会,能够配合远程的张佳乐和秦牧云进行大范围的笼罩攻击,即便有无效伤害,但在如此密集的攻击下造成的真实伤害也绝对不低。
    但要想笼罩到最大,配合是必不可少的。可白言飞能和大神级别张佳乐配合的相当密切,这绝不是巧合,所以我认为白言飞的实力不会低,被霸图看中的人,绝对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霸图客场对战轮回,在客场不占优势的情况下,以及赛场上持续的拉锯战,如果说在白言飞来之前赛场上的优势不算特别大,那么在他到场之后,霸图的阵容更加稳固,奠定了获胜的基础,这不是因为人头占优,而是白言飞的实力够强悍。

    以上,是我对白言飞主力第六人的身份的解释。

  ◎谁先谁后都已经不重要了。霸图五个人角色的名字,逐一在名单中灰暗下去。他们还有第六人,但是,有用呢?兴欣五人,可一个都没少!
  “李……李指导……”当看到霸图战队名单中的第四个名字暗下去的时候,解说潘林这才回过神来。之前的这一段时间里,他和李艺博两个人居然都也完全看得目瞪口呆了,竟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而且也没有导播或是任何人来提醒他们,所有人都只是在呆呆地看着,静静地望着。
  “啊……这个……这个……”李艺博也回过神,连着两个“这个”,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霸图的第六人,白言飞的元素法师罗塔已经加入了比赛,义无反顾地朝着战场冲了去。无论任何情况,霸图的好汉都绝不可能退缩的。可是所有人都清楚,他现在,真的只能算是尽尽人事了,这种悬殊的对比,大概是连奇迹这种东西都被牢牢给扼杀掉的。
    
——义无反顾——
    面对已经近乎于提前结束的比赛,在霸图战队失去两个人后他没有放弃,依旧义无反顾的冲向战场,他的信念是荣耀,他不会在夺冠的路上放弃,他通往荣耀的路是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踩出来的,我可以断定,只要白言飞还能打,他追逐冠军的脚步就不会停下。

    ◎在沙丘大面积流动的情况下,霸图战队这点安全的小港湾,弄出不大的动静就立即会被波及了。
    此地已经不能久留,霸图几位比叶修更清楚,他们开始撤离,但白言飞这时却是一怔。
    他离开这区域的路线,竟然被君莫笑给封死了。这家伙,冲下来这短短的瞬间里到底做出了多少判断啊?取消银光落刃避过了大漠孤烟的攻击,分别袭击三人的同时制造出流动,于此同时最终的选位还封堵了白言飞的罗塔。
    好在并不只是白言飞自己发觉,霸图副队张新杰,那个事无巨细都不肯错漏的张新杰,也瞬间就察觉了叶修的意图。
吟唱,神圣之火!
    白言飞立即心领神会,罗塔开始移动。
    君莫笑上前阻截,一朵炽白的火焰及时燃在了他的前进路线上。
    叶修连忙操作君莫笑急停,就这么一个短短的瞬间,罗塔施展瞬间移动,穿透了君莫笑的封锁线。

——机会主义——
    白言飞在被君莫笑封锁离开路线后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近身战元法的优势会大大削弱,所以在张新杰迅速为他制造机会后他果断抓住了那个短短的瞬间,施展瞬间移动离开封锁区。这是白言飞类似于黄少天的机会主义
    经验老辣,操作沉稳。面对机会,果断出手。
    这是另一个面的白言飞。

以下为私设部分,慎入

    原著中关于白言飞日常的刻画片段少之又少,私设一个日常的白言飞。不喜勿入。

     小白是第五赛季出道,但在五期里面他可以说是很不起眼了,枪王周泽楷,猥琐大师方锐,虚空副队吴羽策,雷霆副队方学才,虚空战队李迅...。以上几乎全是各个战队的首发阵容,白言飞却一直稳定在霸图的第六人位置,光芒似乎并没有其他的人亮,唯一值得谈的点还是罗塔近乎暴力到极点的加点。

    霸图战队的韩文清张新杰,身为正副队,张新杰本身严谨,韩文清则稳重,一般情况下不会同队友们打闹,在小宋出道之前,个人私设的白言飞是一个性格好的前辈,稳重却也能和其他人混的起来,在联盟选手里面偶尔插科打诨调笑两句,不时会活跃起来霸图的气氛,我觉得韩文清张新杰并不会因为一些无伤大雅的笑话来法队友,私设里面的白言飞在霸图的存在类似于一个调节剂,和江波涛相似,个人私设白言飞是在张佳乐林敬言加入霸图后最先和他们熟悉起来的。因为以韩张两人的性子不会主动的去找两位唠嗑什么的,牧云又是第九赛季才出道,这个时候第五赛季的白言飞与转会的二人出道时间相差相对而言不是很大。
    因此,我认为白言飞可以充当成林敬言张佳乐融入霸图的一个催化剂。

    ★以及,白言飞出道五年,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他可以自如沉稳的穿梭在记者的犀利提问之间,避重就轻的回答问题,识大体,稳重,侃侃而谈,存在感虽低却不容易让人忽视,面对再令人震撼的时候也会保持冷静,哪怕是退役,他都可以从容淡定的接受,因为这是为了霸图的未来,他自愿的把位置让给新一辈。在他心里,后浪终究要接替前浪,但他也不会因为退役就忘记荣耀,毕竟荣耀是他曾经选择的道路。

以上,是我理解的白言飞。

欢迎探讨,共勉。

退役

-白言飞的退役自戏

-日常写戏依旧丑的一批

-交谈走评论,我甩QQ你加我,谢谢

-大型ooc预警,现在走还来得及。

〖第十二赛季新闻发布会现场〗
       
       垂眸避免台下相机的闪光灯迎上目光带来刺目的疼,紧握双手掌心满是汗水,启唇呼出一口浊气平复激动心情,重新抬起头面带微笑直视台下,眼睛里是自己刚成为职业选手时的坚定,还有自信。
     
       八年职业生涯,终于收入一个冠军了!
      
       然而自己就要退役了。
      
       强压下心中苦涩,眼前走马灯似的放映着数年职业生涯中自己所经历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从刚进入青训营的迷茫无措,到被选拔为霸图正式队员的激动兴奋,再到刚刚夺冠时的微怔,而后席卷大脑的狂喜。
      
        鼻子微酸,有些不舍。
      
        思绪渐渐打开,低头盯着脚尖回忆往事,队服口袋里是一张银白色已然泛旧的账号卡,边角的卡漆已经有些脱落,印出的罗塔二字干净漂亮。
       
        脑海里,自己手握账号卡坐在电脑前, 额头有细汗冒出,抬手飞快的将账号卡插入读卡器,电脑上不消几分钟便出现一个小小的角色,系统配备的随机脸平淡无奇,手握法杖。
        
        修长双手附在键盘上,十指灵活的敲击键盘,有节奏的操控着角色进行走位,不时释放出技能恰当的为队友补上缺漏之处。
       
        就这样带着罗塔,与霸图经历了胜利,与失败。
       
        神游在外的思绪逐渐回归,耳边是副队冷静的声音,甩了甩头,右手掏出账号卡,转身,郑重的对着队长鞠了一躬,把账号卡塞进他手里。双手接过副队递来的话筒,迎着他安抚性的目光微微颔首示意没事,调整站姿面对台下,鞠躬,直起身子,目光坚定,话筒凑到唇边处,控制着声音尽量的平缓。
        
        “你们好,我是白言飞,霸图战队的元素法师。罗塔的操控者。”
         
        “很高兴这个赛季的冠军属于霸图,但也不免有些难过,因为我不能再继续陪霸图走下去了。但,我相信霸图还会有更多的冠军!”
     
        “我退役后也会继续关注联盟的发展,当然,还有霸图的发展。”
         
       “谢谢大家的支持与鼓励。”
         
       “我,白言飞,宣布退役。”

【全职高手/宋柳】静待花开

—别名冷cp也有春天

—送给我亲爱的酷哥宋晓和他的小姑娘柳非,99

—花吐梗的双向暗恋小甜饼,算是送给他们恋爱的小礼物

—前方喻王出没,但是只有一点点。真诚

——————————————
     
      喻文州在宋晓房间床上的枕头旁边,发现了几片花瓣,淡黄色的雏菊花瓣,带有点点血丝,让喻文州心下一紧。
     
      午饭时间,喻文州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坐在了宋晓旁边,脸上是温润的微笑:“宋晓,我今天早上去你房间拿东西时,看到了你枕头旁边有花瓣。”
     
      “队长你去我房间了?花瓣啊,我最近养了盆雏菊,可能是花瓣不小心被风吹到枕头边了吧。”宋晓停下吃饭的动作,眼里的慌乱一闪而逝,却仍旧被坐在自己对面的人捕捉到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拐弯抹角了。”喻文州收起笑容,显得有些严肃,“宋晓,你是不是有了暗恋的人?”
     
      “怎么可能,队长,你想多了。”宋晓想也不想的直接否认,脸上的轻松笑容却因为他的话而一瞬间显得僵硬。
     
      喻文州撑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人:“那为什么,你会有花吐?需要我阐述一下得花吐的原因吗?”
     
      宋晓垂下眼眸,不再言语,喻文州轻轻的叹了口气,起身拍了拍人的肩膀,轻飘飘的丢下一句。
     
      “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去追?说不定有一丝机会。”
     
      宋晓沉默的低下头,良久,才抬起头直视他们的队长,
     
      “柳非。”
     
      “我喜欢的,是微草的柳非。”
     
      喻文州有些意外,可仔细想了想,却又不那么意外。
     
      为什么呢,可能是因为每一次和微草比赛,宋晓就闪闪发光的眼眸,透露着不易察觉的一个东西,那个虽然被藏了起来,但也能从眼睛里流露出来的,那个东西。
     
      那个东西啊,叫作喜欢。
     
      宋晓迷茫了,自己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喜欢上那个小姑娘呢?
     
      好像是小姑娘刚刚出道的时候吧,当时自己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她,只是一味的沉浸于训练,偶尔和队友小打小闹,日子过得相当惬意。然后,在第六赛季的,蓝雨和微草总决赛对战的时候,注意到了小姑娘。
     
      小姑娘算不上倾国倾城,清秀的面容却很容易给人留下好感,清脆好听的声音活力满满,充满少女的感觉。
     
      “微草战队!柳非!请前辈指教!”
     
      “蓝雨战队,宋晓,多指教。”
     
      冠军最终被蓝雨收入囊中,比赛结束时,宋晓脑子里一片空白,反应过来后笑着和队友说自己去去四处走走,平复一下心情。然而走出赛场,内心夺冠的狂喜,在看到小姑娘眼圈红红的样子时,都消失了。
     
      “没事吧?需要纸巾吗?”宋晓有些仓促,下意识从口袋里摸出纸巾递给小姑娘。小姑娘接过纸巾,脸上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谢谢前辈了......前辈不和队友去庆祝吗?”
     
      “不了,太吵。”
     
      “噢......”
     
      气氛有点尴尬,两个人都沉默不语。宋晓似乎是想到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果放到柳非的手心,耳尖微红不自然的看着面前比自己矮上许多的小姑娘。
     
      “虽然我安慰你可能不太合适,但是,吃颗糖心情会好一点,你不开心的话,我可以陪你一会儿,如果你不介意我这个对手的话。”宋晓抿着唇,有些发窘。
    
      柳非感觉胸腔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剧烈跳动。小姑娘擦去眼泪,仰头破涕为笑:“前辈可以让我出气吗?”宋晓摸了摸鼻子,想了想答应了小姑娘的要求。
     
      手臂上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牙印镂刻着手臂上,宋晓哭笑不得,原来,所谓的出气就是要咬我一口吗?
     
      柳非羞红了脸,平常她是绝不会如此任性的,尤其是面对不熟悉的人,可是,为什么,自己面对他就展尽了,属于小女儿家的娇憨和任性?
     
      “前辈!抱歉!我得走啦不然队长会担心的,下次,下次再补偿你好了!”柳非捂着红透了的脸,迅速的逃离现场。
    
      宋晓渐渐沉浸在回忆里,或许,自己对小姑娘,是一见钟情吧。猛的站了起来,把身边的喻文州吓了一跳,
     
      “队长!我请假三天!”
     
      “准了,人带不回来你也不用回来了。”喻文州脸上出现玩味的笑,他自然是知道,宋晓究竟是去干什么的。喻文州打开手机,看着通讯录里的,王杰希的名字,不易察觉的笑了笑。
     
      王队,这下,你们微草嫁来我们蓝雨的,除了你,可就又有一个了。
    
      飞机稳稳的停在首都的机场,宋晓刚下飞机,顾不上伪装,摸出手机给小姑娘打了电话。滴,电话接通。
     
      “喂,前辈,怎么了?”
     
      “方便出来吗,我等下在微草门口等你。”
     
      “前辈?!你来微草了!?”
     
      “嗯,我在机场。”
     
      “前辈等我!我马上去找你!”
     
      “你在微草门口等我就好。”
     
      “好的前辈!”
     
      宋晓松了口气,挂断电话,急急忙忙的打车前往微草,脑子里都是那个少女的身影,和她的笑靥。好在微草战队离机场并不远,一会儿就可以看见小姑娘了,真好。
     
      柳非接到电话,在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时,脸不争气的红了。对那几个看戏的人挥了挥拳头,瞪了一眼他们转而又和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些什么,才心满意足的挂断电话。
     
      小姑娘找到王杰希,吞吞吐吐的说自己可不可以请假一天,王杰希瞥了眼手机,想着喻文州刚刚和自己说的话,叹了口气:“去吧,早点回来。”
     
      柳非的眼睛刷的就亮了起来,轻轻留下一句“谢谢队长”就跑出来训练室。
     
      王杰希:.......
     
      柳非几乎是用了这辈子最快的速度跑到微草门口,门口处伫立的身影让柳非呼吸微微一滞。
     
      宋晓看着对着自己跑过来的柳非,浅浅的笑了想,迎面走过去,轻声责怪她跑的那么快,跌倒了怎么办?小姑娘甜甜的笑了笑,说不想让他久等。
     
      宋晓清了清嗓子,带有点点笑意的温柔声音响起,有些犹豫。
     
      “柳非,你介意有个男朋友吗?”
     
      柳非愣住了,呆呆的,没有出声。
     
      宋晓慌乱了,小姑娘是不是不喜欢自己?是不是他太急了?还是小姑娘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自己怎么就没问清楚呢?这下尴尬了。
     
      唇上传来温润的触感,宋晓脑子里的一根弦瞬间崩了。柳非红着脸离开宋晓的唇,两个人身边似乎有粉色的气泡冒出,说不出的暧昧。一吻结束,一朵完整的雏菊从宋晓口中逸出。而柳非那边,则是一朵玛格丽特。
     
      “前辈,我喜欢你!”
     
      “我的小姑娘,我也喜欢你。”
     
      此刻,阳光刚刚好,清风微起,宋晓拥着柳非,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
     
       真好,我们彼此喜欢。

作者有话说:闲来无事就摸了篇宋柳,请这位酷哥宋晓签收一下你的宋柳,下次写江王,江波涛王杰希,over @月饼不能吃